加尔文四.转变:从人文主义者到改革者

发布时间:2022年06月30日

       基督徒的“蜕变”过程中, 往往充斥着“私下”、“戏剧性”、“瞬间”等令人信服的词句, 而以这样的观念体验“杀戮千刀”也确实从死胡同中解救了出来。获救。例如, 保罗和奥古斯丁是基督教世界中无与伦比的双胞胎骄傲, 他们有两次传奇的宗教经历, 被他们的后代视为皈依的典范。 1 然而, 这里所说的“转化”, 并不仅仅意味着一点智慧或对灵魂的祝福;言外之意是谨慎而明确的:在这个蜕变的背后, 首先需要识别出一只法力无边的巨手;“蜕变”必须由神引导, 必须由神亲手完成。保罗在前往大马士革的路上(使徒行传 9:1-19)的经历表明, 他的矛盾理解, 以及随后在早期基督教社区中发生的类似转变,

是上帝对撞击造成的“硬化器皿”的反应。与基督徒不和的保罗——在这个阶段他应该被称为大数的扫罗——相信他的未来是不可逆转的;然后一系列突如其来的异象彻底粉碎了他的自信, 以至于他不能不将自己的转变归因于“我们的主的介入”——这是基督教精神的中心主题。随着宗教改革的兴起, 出现了一种中世纪天主教会的观点:一个类似于后流放犹太教的污秽的教会。是教会的法律著作, 赦罪不是根据犹太教(以保罗为首)的神学谬误教导的吗? 2 一方面, 中世纪天主教和犹太教之间存在某种相似之处, 另一方面, 福音派和新约基督徒之间也存在某种相似之处。只是因为它象征着犹太教和基督教之间的重大转变, 所以保罗的转变可以与16世纪的人相提并论。该男子放弃了他的天主教背景, 以便“谨慎而果断地”转换角色。
       在 1620 年代和 1530 年代, 没有人是天生的“福音派”;成为一个人意味着一种放弃的感觉——正如第一批犹太皈依者所经历的那样。作为欧洲宗教改革的形象设计者, 福音派也吸收了奥古斯丁在《忏悔录》中所说的“剧烈变化”。奥古斯丁逐渐对异教迷信(福音派的理解)失去信心, 最终果断改变方向, 开始大张旗鼓地宣讲福音;不像他们自己从中世纪教会的宗教迷信中振作起来,

走向转世。对已发现的福音信条进行精神朝圣? “转型”因此成为一个流行词, 带有很多的意味和不言而喻;它不仅指的是基督教历史的标准化模式, 而且还贯穿了该历史中的关键事件。也许是出于对个人崇拜的厌恶, 加尔文没有提供有关他信仰发展的任何线索。在他的所有著作中, 只有一小段可以被视为天主教徒休息时添加的注释。
       这可以在 1557 年《诗篇注释》的序言中看到。 3 他与天主教会的分离被描述为“突然皈依”(subitaconversio);卡尔文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强者。 “转变”不仅涉及个人的宗教经历,

也意味着职业重心的彻底转变。加尔文讲述了他的改革使命来自哪里;它说他“如此顽固地沉迷于罗马教廷的迷信”, 以至于他完全靠不可抗力摆脱了困境。
        4 天主教精神的舒适与亲近, 让他无法自拔, 甚至甘愿为此瘫痪。在这里, 卡尔文用一系列微妙的隐喻将“所以我”描绘成一个被自己困住、安息的无能之人。如果要将人从中世纪晚期的信仰模式中解救出来, 外部干预似乎是必不可少的。他打了个“骑马”的比喻, 把当时上帝对待他的方式比作骑手用缰绳控制马的方式:“最后,

上帝用另一个命令改变了我的路线, 缰绳微微颤抖(frenum)。 . . 突然的转变(subitaconversione)让我低头, 他驯服了一颗因年龄而过于固执的心。” 5 加尔文的话不仅让我们深入了解他的神学, 也阐明了他对宗教经验的个人理解。在整个叙述中, 上帝总是在积极的一面。卡尔文无助而被动。上帝行为;卡尔文只是服从。我记得苏黎世的改革者慈运理在 1519 年的一首诗中也持有类似的态度。当时, 瘟疫肆虐苏黎世, 他在临终前思索着自己的经历。生或死, 他只能辞职。慈运理记录了他的个人感受:一种彻底的无助;他不再是自己灵魂的主宰, 而只是一个神灵的玩物, 一个随意操作的泥土, 一个一触即碎的器皿。 6 最后, 他想到了命运和神力对存在的重要性;但它的重要性反过来又占据了慈运理思想的中心。一场危及生命的疾病使他的命运观变得生动而实用。命运不再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, 而是一种迫切需要被重视的力量;只是它的影响力使慈运理得以幸存。加尔文简短而有力的比喻解释了他自己的转变, 但仍然令人费解。只有当他说得如此清楚, 以至于没有人能够理解时。这是读者不应该原谅他的地方。经文清楚地表明, 他认为自己是被上帝呼召而被驱使的;他的身份和地位相当明确(有些人不同意)。 7 必须强调的是, 这种神圣使命感不能被误解为加尔文傲慢性格的标志。他完全拒绝了那种自吹自擂的态度。问题涉及到人与神关系的前提, 按照加尔文的理解:凡是被神呼召的不义、卑贱、流浪的人, 在世人眼中要么是傻瓜, 要么是懦夫!观点看法, 来自年轻的加尔文对“因信称义”的善意模仿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 被上帝呼召几乎是完全失败的标志。加尔文对自己转变的注脚与他对保罗的评估非常相似;8 这表明加尔文意识到——或者更确切地说, 他想了解我们——两种转变在历史和宗教上都是可能的。可比。
       问题仍然接踵而至。事实上, 卡尔文对自己转变的解释可以有很多问题的答案。 “天命”动用了哪些历史力量和人力?他对职业的使命感与他的转变有什么关系?加尔文意识到上帝呼召担任福音派牧师是在皈依之前吗?之中?还是之后?一小段解释, 浓缩成 1557 年的“序言”,

似乎暗示转变发生在那一年——而且看起来不像:加尔文年事已高, 他有必要保持他一贯的标准 沦为一时的成长?老而胆小的马丁路德就是这样做的。关于30年前决定信仰的那个重要时刻, 路德事后的回忆基本上是一段缩短的历史;这是一个酝酿已久的决定, 但它似乎是从电光火石照亮混乱的那一刻起。 9 加尔文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吗?他不认为历史是最后一刻吗?他的回忆不受他自己理论的影响吗?退一步说, 他不会为了文学情感而模仿保罗和奥古斯丁吗?

返回到上一页>>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02 上海影视有限公司 shanghaiyingshiyouxiangongsi (villasthai.com),All Rights Reserved